江苏舜天(600287.CN)

江苏舜天大雷姗姗到来

时间:21-08-31 22:13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1年8月18日,江苏舜天(600287)(600287.SH)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称公司经营的通讯器材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其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逾期金额为1.37亿元。其中上海电气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气国贸”)逾期金额为990.04万元,款项到期日为7月8日;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四川科为奇”)逾期金额为1.27亿元,款项到期日为8月16日。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截至目前,公司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为10.44亿元,存货余额为零,预付账款为零。

前段时间,监管部门向江苏舜天核实专网通信业务相关情况,公司称与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曾发生过采购业务,相关业务均已正常完结,未说明和披露专网通信其他业务往来信息。

看上去,江苏舜天躲过了采购大雷,却躲不过销售大雷。如果真的躲过了采购大雷,为何预付款项在营业收入下降的情况下还增加了这么多?

8月25日,江苏舜天披露《关于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亏的公告》,称2021年上半年亏损5400万元,本次业绩预亏主要是由于大额信用损失准备的计提对主营业务的影响及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价格波动对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合计影响公司净利润约-9805万元。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江苏舜天可能小瞧了专网通信业务大雷的威力,恐怕第一大欠款客户造成的损失远远不止亏损5400万元这个数。

哪些欠款大户? 

江苏舜天账面的货币资金超过10亿元,逾期应收账款占上市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5.21%,这样看上去,影响也的确不大。但问题是,还有多少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正在逾期的路上?要知道,公司欠款大户大部分要么是爆雷圈的公司,要么与爆雷圈公司关系密切。

截至目前,江苏舜天在手的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为10.4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9.77%),涉及9家客户:重庆天宇星辰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天宇”)3.51亿元、四川科为奇1.97亿元(其中的1.27亿元已逾期)、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尔滨综合”)1.28亿元、常州新航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常州新航”)1.18亿元、中电长城圣非凡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下称“中电长城”)8854.26万元、中宏正益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宏正益”)8480.05万元、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江电子”)4039.31万元、上海航天壹亘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壹亘智能”)2642.51万元、上气国贸990.43万元(已逾期)。

除了上述已经逾期的1.37亿元,其余的款项都能安然无恙吗?从已经爆雷的其他上市公司来看,专网通信业务的大雷破坏力相当大,绝大部分公司都做了最坏的打算,而江苏舜天还是非常乐观,在一些客户已经被其他上市公司起诉讨要专网通信业务货款的情况下,江苏舜天没有对这些客户进行排雷。难道是确信这些应收款项不会逾期?

第二大欠款大户四川科为奇成立于2013年10月,四川纳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泸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四川纳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90%股权,四川省财政厅持股10%。2018年至2020年,四川科为奇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零、零、1人。

与欠债不还到处爆雷的富申实业公司关系密切的第三大欠款大户哈尔滨综合已被国瑞科技(300600.SZ)起诉。哈尔滨综合成立于2014年5月,哈尔滨综合保税区管理委员会持股100%。2018年至2020年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33人、34人、零。旗下有全资子公司4家、控股子公司1家、参股公司3家。

第四大欠款大户常州新航成立于2015年10月,2018年至2020年无人缴纳社保,母公司常州新航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常州市人民政府下属企业。

第五大欠款大户中电长城成立于1999年1月,中国长城(000066.SZ)的全资子公司湖南长城科技信息有限公司持股100%。2018年至2020年,中电长城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200人、212人、301人。

第六大欠款大户中宏正益成立于2016年3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旗下的中矿联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2018年至2020年,中宏正益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零、1人、6人。中宏正益经营范围未包括通讯设备相关内容,它也是宏达新材(002211.SZ)的专网通信业务客户。宏达新材曾在6月1日发布公告称,2020年至2021年期间,与包括中宏正益等客户签订了系列销售协议,分别约定公司向前述客户销售专网通信产品。

第七大欠款大户长江电子成立于1991年6月,中国电子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2018年至2020年,长江电子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1053人、866人、961人。

第八大欠款大户壹亘智能成立于2018年5月,深圳航天科技创新研究院于2020年通过增资方式获得41.41073%股权、原大股东上海新力机器厂有限公司持股33.58927%、上海炽永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5%。2018年至2020年,壹亘智能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32人、44人、40人。

第九大欠款大户上气国贸成立于1995年8月,是上海电气(601727.SH)控股子公司。2018年至2020年,上气国贸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72人、68人、67人。

最大损失可能是哪家? 

第一大欠款大户重庆天宇成立于2016年10月,重庆市合川区国有资产管理中心旗下的重庆市合川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0%,隋田力通过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控制的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2018年至2020年,重庆天宇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8人、8人、10人。其主要业务是为入驻合川区的重点企业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包括采购代理、供应链融资等,主要采购产品为电子产品。

重庆天宇2020年营业收入11.87亿元(2019年为10.22亿元)、净利润1471.81万元(2019年为1223.29万元),销售净利润率1.24%(2019年为1.20%)。截至2020年年末,资产总额20.08亿元,负债总额19.12亿元,净资产0.96亿元,资产负债率95.21%。利薄多销、负债累累。虽然重庆天宇所欠的3.51亿元目前没有逾期,但是给江苏舜天造成最大损失的很可能就是它。

据重庆市合川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评级报告以及2020年年报显示,重庆天宇向供应商全额支付货款,而销售回款为4个月。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应收账款前五大中,应收哈尔滨综合4.30亿元(已被其他上市公司起诉),预付款项前五大中,预付上海东岸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岸通信”)2.29亿元,预付重庆博琨瀚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博琨”)2.04亿元。

东岸通信成立于2014年4月。当年年报显示,一共有5个股东,只有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认缴了1200万元,其余4个股东认缴出资均为零。2016年9月,除了自然人程玲外,另外4名股东退出,新增自然人股东李征全盘接手,持股97%。2018年至2020年,东岸通信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7人、6人、4人。2021年8月,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东岸通信和法定代表人李征被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而执行标的金额只有区区6.96万元。东岸通信财务状况如此,重庆天宇预付的2.29亿元会有怎样的结果?

重庆博琨由重庆博琨瀚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秦华伟持股80%、周妮珍持股20%)于2018年设立。2018年至2020年,重庆博琨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34人、79人、67人。重庆博琨是飞利信(300287.SZ)的供应商,专网通信爆雷圈损失第二多的ST凯乐(600260.SH,极端情况下损失55.70亿元)是飞利信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重庆博琨是隋田力控制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2018年第三大客户、2020年第三大客户,是中利集团(002309.SZ)原子公司的客户。

瑞斯康达(603803.SH)2018-2020年专网通信业务上游供应商包括重庆博琨、重庆天宇、中国技术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技公司”)、东岸通信、海高通信和隋田力控制的深圳天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天通”)。其中重庆博琨、重庆天宇、中技公司、东岸通信均为原材料供应商,海高通信为软件供应商,深圳天通为产品第三方检测机构。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斯康达预付重庆博琨1.57亿元款项账龄1-2年,已经对重庆博琨提起诉讼。在这种情形下,重庆天宇预付重庆博琨的2.04亿元还能安然无恙吗?

往来款大增 

江苏舜天的通讯器材业务销售模式是,客户于销售合同签订后3个工作日内向公司支付销售合同总金额10%-20%的预付款/保证金,公司在收到预付款/保证金后30-35日内向客户交货,客户验收合格并收货后,于销售合同签订后240日内向公司支付尾款。采购模式是,供应商在采购合同签订后30日内向公司交货,公司客户确认收货且验收合格后,公司以8个月期限的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向供应商付款。

2016年至2020年,江苏舜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51亿元、54.99亿元、53.64亿元、46.22亿元、43.78亿元,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大幅增加。而各年末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分别为3.02亿元、5.50亿元、8.09亿元、11.79亿元、8.51亿元。

营业成本分别为42.28亿元、49.96亿元、48.61亿元、41.31亿元、39.53亿元,营业成本大幅下滑,预付款项、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大幅增加。各年末的预付款项余额分别为7.92亿元、7.27亿元、6.63亿元、7.69亿元、13.41亿元。

2020年预付款项增加金额最大,江苏舜天的解释是签订新合同,根据合同付款要求,支付了一定金额的商品采购预付款所致。各年末的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8.50亿元、8.38亿元、7.62亿元、12.36亿元、20.04亿元,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是开具了较多的银行承兑汇票用于业务的结算,2020年末应付票据达到17.20亿元。

爆雷业务不见踪迹 

江苏舜天开展的通讯器材业务方式为进口及国内贸易,该业务核心产品为无线自组网通信设备,可接入现有宽带网络,也能够独立组网运行,不依托现有宽带,能满足特定环境的通信需求。通讯器材业务与其他爆雷上市公司的所称的“高端通信产品”“特种通讯产品”等其实就是一类业务,就是所谓的“专网通信业务”。

虽然主营业务下滑,但江苏舜天的盈利却越来越好,2016年至2020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699.62万元、8289.13万元、8543.70万元、2.67亿元、1.63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996.96万元、3535.04万元、4361.72万元、6507.79万元、6539.7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1亿元、-6197.41万元、1.08亿元、2.20亿元、4623.06万元。造血能力大不如前,2015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3.98亿元。

2019年、2020年盈利破亿主要归功于来自华安证券(600909.SH)的投资收益。华安证券于2016年12月上市,江苏舜天持有华安证券1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2.76%,为第六大股东,投资成本1.72亿元。2019年江苏舜天将持有的华安证券的股权分类至交易性金融资产以及2019年和2020年处置部分华安证券从而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及投资收益大幅增加,成为近年来最主要的利润来源,2016年至2020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及投资收益分别为1156.90万元、4803.84万元、921.73万元、2.82亿元、1.30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03%、33.96%、5.87%、69.66%、49.65%。

与此同时,江苏舜天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控制非常好,两者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4%、7.18%、6.85%、7.68%、6.46%。

2021年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2.41亿元,比2020年一季度净流出3.93亿元大为改善,这是自2013年以来一季度仅有两次净流出。虽然截至2021年3月31日江苏舜天还有货币资金10.21亿元,而应付票据更多,为15.31亿元,但在10.44亿元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收回出现困难的情况下,兑付应付票据的压力大增。此外,存货周转越来越慢,积压资金越来越多。截至2021年3月31日,存货5.62亿元,自2016年以来最高值,而2021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与2016年一季度相当,自2016年以来最低值,但2016年3月31日的存货为3.90亿元。

江苏舜天的专网通信业务规模不小,但从过去5年年报披露的主营业务明细来看,公司并未提及该业务。2016年至2020年,江苏舜天年营业收入过亿元的业务有:服装、机电、化工、海产品、钢材、酒水。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